首页 > 新闻 > 社会 > 正文
长春工大女生被杀案宣判 王小飞一审判死要上诉
发稿:2011-07-02 03:13:51  来源:吉林热线
内容摘要 29日14时,长春工业大学大四女生周明明被杀案进行公开审理,法院一审判决王小飞死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

5月24日11时50分许,长春工业大学发生一起命案,该校大四女生周明明被杀死在教学楼内,警方认为周明明的前男友王小飞具有重大嫌疑。5月26日,警方在大连市甘井子区余家桥一平房内将睡梦中的王小飞抓捕归案,随后将其刑拘。6月中旬,王小飞因涉嫌故意杀人罪被检察院批捕。

法庭上王小飞表情多多 记者 赵飞 摄

“我不服,还要上诉。”王小飞沉思了半天说。29日14时,长春工业大学大四女生周明明被杀一案在长春市中级人民法院进行了公开审理,法院一审判决王小飞死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并处罚金29万多元。

案件回放

曾威胁要杀前女友全家

王小飞和被害人周明明是在2004年相识的,当时,二人在同一所高中、同一个班级,王小飞是留级生,而周明明是插班生。在一起时间长了,二人互生爱慕之情,发展成为男女朋友关系,后来周明明考上大学,王小飞高考落榜出去打工。在此期间,王小飞一直骗她说自己在大连上大学。

2009年年末,王小飞接到了分手电话,他没有同意。随后王小飞又给周明明打电话,对方不接,然后发信息,对方还是不回。

后来王小飞父亲生病,他给周明明打电话,想让她去照顾父亲,周明明没有同意。再后来,王小飞不断打电话、发短信威胁:“再不见我,我就杀了你,还杀你全家。”杀死前女友后曾自杀未遂

5月初,王小飞回到长春准备报复周明明。5月23日,他花18元钱买了一把尖刀。24日中午,他带着刀来到周明明就读的大学校园内。当时,周明明刚刚上完实验课,王小飞叫住了周明明,准备和她谈一谈。二人来到了比较僻静的学校实验楼最靠边的楼梯2楼半缓台处。两人聊了能有10多分钟,周明明分手的态度十分坚决,她的“执拗”惹怒了王小飞。王小飞抽出尖刀照着周明明的左胸就是两刀。周明明大声呼喊“救命”。王小飞没有停手,手握尖刀,对着周明明的背部、脖子后和头部连刺了多刀,周明明一共被刺了三十多刀,当场死亡。

王小飞杀害周明明后,持刀将自己的左手腕割伤,想通过流血让自己慢慢地死去。但是后来他扔下凶器,逃离了现场,最后逃到了大连,直到被警方抓获。

指认现场时曾哀嚎两声

王小飞被抓捕归案后,警方带着他指认现场。再次来到曾经杀死周明明的地方,王小飞一言不发。穿着黑色长外套的他面无表情,低头走路。

在2楼案发地,从3楼流到2楼楼梯上的早已干涸的血迹依旧刺眼,墙壁上喷溅的血迹也很明显。王小飞来到这里后突然激动起来,浑身颤抖。当警方告诉王小飞,周明明就是在这里被他杀死时,他双腿发软,如果不是被人押解,他几乎蹲坐在地上。忽然间,王小飞哀嚎了两声,显得格外刺耳。他好像要哭,又好像在发泄,但却没有泪水。指认过程持续了40分钟,随即他被带离。

庭审现场

摇晃着膀子站到被告席

29日14时左右,王小飞被法警带入第十法庭,他戴着一个黑框眼镜,摇晃着膀子站到被告席上。王家亲属很安静地坐在旁听席上。一审开庭时,王小飞辩解,之前一直花钱资助周明明上大学,但法院认为这是两人恋爱关系后的自愿行为,构不成轻判的理由。同时,王小飞还提到,自己亲属向警方提供的破案线索,也算是自首行为,没有得到合议庭的认可。最后,王小飞被判处死刑,并剥夺政治权利终身,并向周明明父母赔偿经济和精神损失29万多元。

宣判后,法官问王小飞还要不要上诉。王小飞“嗯”了一声,然后沉思了大概有半分钟的时间。“上诉,还要上诉。”王小飞说,“我妈现在一个人了,我现在就想能有个机会照顾我妈。”王小飞说完这句话,母亲马某用袖子擦了擦眼角的泪水。

随后,王小飞被带出了法庭。在离开前,他想再看母亲一眼,然后又想走过去摸他母亲的手,但被法警拒绝。母子俩只好相互对望了一阵。

王母

希望给儿子补救的机会

王小飞被法警带入法庭时,他的母亲马某从座位上站了起来,眼睛里流出了泪水。马某的身体往前倾,亲属在后面使劲拽着她的胳膊,然后她才慢慢坐下。当宣布王小飞被判处死刑时,马某又流出了泪水。

宣判结束后,马某说,虽然儿子犯了错,但他仍然是自己的亲生骨肉,看着他戴着手铐上了法庭她心里好像刀割一样。“我知道周家不肯原谅他,但孩子做错事还是希望能有补救的机会。”马某说。

今年2月10日,马某刚刚经历了丧夫之痛——王小飞的父亲因癌症离世。马某表示,从2005年开始,儿子王小飞就去了长春,赶上逢年过节,才能回家一趟。“平时他回来,我们也问他有没有处对象,他总是说没有,这孩子平时不招惹是非,挺老实。”母亲这样评价儿子。

周母

“杀人就该偿命”

庭审前,周明明母亲刘某很早就来到了法庭门口,自打女儿出事后她每天以泪洗面。刘某说,培养一个孩子从出生到大学不容易,而且女儿还是一个非常听话的孩子,出了这样的事,(王小飞)就应该付出代价。“这些年孩子在外面,我不知道她有对象的事,我不承认他们是恋爱关系。”刘某说,杀人就该偿命,王家亲属曾找到周家,提出周家在刑事附带民事部分不要起诉,并说要给周家8万元,遭到周家拒绝。

学校

向周家赔偿了10万元

同生前的周明明在一个寝室的同学说,周明明留着中长卷发,体态高瘦,长得很漂亮,学习成绩一直很优秀,还曾获得国家与学校双十佳大学生称号,是学生会干部。“她已经跟南方的一家公司签约了,就等拿到毕业证以后去工作了。”这名同学说。记者了解到,由于周明明是在学校实验楼出事的,长春工业大学向周家赔偿了10万元。

专家

难以自控时冷静5分钟

长春市心理危机干预中心一位老师提到,针对这起校园案件分析来看,这是一个非常极端的个例。

这位老师说,年轻人在处理感情问题上一定要知道,恋爱是双方的事儿。爱这个东西是全部的接纳,而不应该是有代价的接纳。

年轻人容易出现激情,激情所导致的后果也很严重。男方肯定是觉得自己是“被伤害”一方,觉得自己爱的付出,没有得到女方的认可,于是产生怨恨。而在难以把控自己的时候,如果能冷静5分钟再做判断,也许就会避免血案发生了。

受到威胁时要寻求帮助

记者了解到,案发前,周明明不止一次接到过王小飞的恐吓和威胁电话、短信,她却没有告诉更多的人,也没向身边的人寻求帮助,更没有寻求法律援助。

从事刑事案件审理多年的赵法官介绍,在这些刑事案件中,很多被害人都存在侥幸心理,缺乏理性的自我保护意识。周警官提醒,在受到威胁时,首先要与家人、朋友沟通,之后一定要与公安机关取得联系。

(本组稿件 杨虹 李艳 记者 费义勇)